您當前所在位置: 首頁>新聞列表>要聞

构建广深港澳科技创新走廊 协同创新机制

來源:南方網 發布時間:2019-12-23 15:19:12

  《粵港澳大灣區發展規劃綱要》提出,推進“廣州——深圳——香港——澳門”科技創新走廊建設,探索有利于人才、資本、信息、技術等創新要素跨境流動和區域融通的政策舉措,共建粵港澳大灣區大數據中心和國際化創新平台。《粵港澳大灣區科技創新行動計劃(2018-2022)》提出,共同打造“一廊四城多核心”的創新格局,形成“廣深科技創新走廊+香港、澳門”爲主軸的粵港澳大灣區創新帶。隨著衆多利好政策的出台,廣深港澳科技創新將不斷深化合作。

  與世界一流創新走廊相比,廣深港澳科技創新走廊建設還存在薄弱問題

  一是高端創新要素比較匮乏,吸附能力有待提升。與國際知名創新走廊相比,廣深港澳創新人才隊伍“塔尖不高、塔基不實”,高端創新人才總量較少,科研人才數量、質量等存在一定差距。廣深港澳擁有掌握關鍵核心技術的科技領軍人才和創新團隊少,戰略型科學家和大師級人才尤爲緊缺。集聚的高端國際人才數量偏少,全球人才集聚還未産生規模效應。

  二是重大科技基礎設施和科研平台的密度以及系統性有待加強。廣深港澳國家級重點實驗室數量是北京的1/4、上海的1/3。而矽谷101公路和波士頓128公路分別擁有勞倫斯伯克利實驗室和林肯實驗室等多家世界頂級實驗室,全球研發1000強企業中,約100家在矽谷設立了研發中心,數量位居世界前列。

  三是創新支撐要素薄弱,創新主體實力有待提升。一流高校方面,廣深港澳盡管擁有較多各類高等院校,然而具有世界級水平的大學和研究機構屈指可數,大學的創新知識轉化綜合能力與位于世界知名創新走廊的哈佛大學、麻省理工學院等頂級大學相比,存在較大差距。創新引擎企業方面,盡管深圳擁有華爲、大疆等具有國際影響力的創新行業標杆企業,然而,廣州和深圳科技中介服務體系不健全、科技服務覆蓋面較窄、業務單一且層次較低,對于科技創新所需高端資源尤其國際化資源鏈接的服務相對缺乏。科技中介行業性的網絡平台建設仍需完善。

  四是協同創新度較弱,創新協同體制機制有待完善。“一國、兩制、三個關稅區、四個核心城市”的特殊性,創新人才、要素、信息等的流動必須高效有序,廣深港澳創新協同度有待提升。目前,廣深港澳區域創新系統的合作尚未形成有效協同,創新發展規劃存在重疊交叉,易導致重複布局、重複建設,産學研等創新主體沒有形成良性互動循環和長效協同創新機制,産學研合作信息不對稱,科研數據的共享還不充分。

  集聚並高效配置廣深港澳優質創新資源,推動大灣區建設國際科技創新中心

  實施高端創新要素吸附與配置工程。廣深港澳應大力引進高端智力資源,成爲集聚全球創新要素的“磁極”。吸引國際高端創新機構落戶,逐步從降低跨國公司成本導向的激勵政策,轉向以跨國公司在粵港澳的創新産出及與本地企業合作的創新績效爲導向的激勵政策。鼓勵外資研發中心參與粵港澳重大項目研發,促進跨國公司前沿性技術在粵港澳落地、轉化及與本地創新鏈有效對接,擴大技術溢出效應。引進具有國際影響力和競爭力的技術服務中心、知識産權事務所等科技服務中介。

  實施創新網絡優化工程。形成以創新引擎企業引領、高校研究機構助推、輻射帶動中小微企業協同發展的産業創新生態群落。實施“創新引擎企業培育工程”“協同創新優化工程”,建立以企業爲主導的政産學研協同創新機制。通過創新引擎企業參與技術創新政策、規劃和標准的制定,促進科技創新決策的政産互動。培育壯大創新企業梯隊。高技術企業樹立發展標杆,中小創新企業在大企業與引擎企業帶動下進行協同創新,構成企業間密集的創新網絡,形成引擎企業頂天立地、小企業鋪天蓋地的大中小企業協同創新體系。

  實施創新支撐體系優化工程。實施科技中介服務優化工程,完善科技中介行業網絡平台,實行科技中介行業網絡化協作,提高科技中介的經營效率和競爭力。實施科技金融體系優化工程。建立完善知識産權質押融資貸款、股權質押融資貸款貼息制度,提高科技型中小企業的信貸可得性。試點具有獨立法人地位的混合所有制科技銀行,放開科技銀行與創業投資機構合作模式。促進科技金融深度融合,探索建立科技企業信用評價體系,擴大普惠性科技金融政策的覆蓋面。

  實施創新協同工程。建立協同創新的協調機制。在堅守“一國兩制”方針和《基本法》前提下建立大灣區協同創新政策的法制框架,實現常態化的政策溝通與協調。依托廣深港澳科技創新走廊,聯合制定跨區域協同創新政策,聯合出台跨區域科技合作的激勵政策和科技資料開放與共享的協調政策。建立科技合作常態化機制,形成科技創新的合作互補,推動創新要素自由流動和創新鏈條融通,實現協同有序、優勢互補、區域聯動和資源共享的協同創新。

相關新聞
掃一掃在手機打開當前頁